|
-22 ~ -8℃哈尔滨天气详情
客房预订
入住日期:
离店日期:
预订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闻中心

不对等的大国旅游:入境游期待“开闸”

发布时间:2019-12-15

    12月7日,北京召开第九届首都旅游发展论坛,今年的聚焦点在入境旅游。

  在此前一周,11月27日,中国旅游研究院也召开了入境游研讨会。21世纪经济报道注意到,近一个多月来,多个旅游高峰会和论坛,不约而同都在讨论入境旅游的问题,入境游热度陡然上升。

  其实我国入境游市场2008年遭遇金融危机后曾多年波动下行,直至2015年起才探底回升,2017年外国人入境旅游市场开始有了正增长。2018年,中国接待入境游客1.41亿人次,同比增长1.2%,入境旅游收入达到1271亿美元,同比增长3%。初步预计2019年入境游人数将保持增长,入境旅游收入有望突破1300亿美元。“中国发展入境旅游的信心空前提高了。”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表示。

  多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的旅游企业和专家表示,2020年入境游或将在数年低迷之后迎来小阳春。

  重审入境游

  中国是全球出境游第一的国家,入境游却没有相似的地位。

  2018年我国接待入境游客1.41亿人次,全球排名第四,但是若扣除港澳台游客的数据,外国游客人数实际上只有3054万人次。这个数据甚至比泰国和日本的入境旅游人数都要少。

  中国旅游研究院国际研究所负责人刘祥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2018年,日本接待入境游客3119万人次,同比增长达8.7%,泰国接待入境游客3828万人次,同比增长达8.3%。即使扣除中国游客后,日本和泰国的入境游客接待量依然分别接近2300万人次和2800万人次。

  另一组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我国入境游客数量由2005年的12029.23万人次增长到2015年的13382.04万人次,11年间增幅为11.2%,平均下来一年只增长一个百分点,与2005-2015年中国大陆居民出境人数312.9%的增幅相比,差距颇大。同时,与发达经济体(38.9%)、新兴经济体(57.2%)和亚太地区(81.3%)增速相比,我国2005年至2015年间入境游客增速仍然处于较低水平。

  正因如此,携程集团董事局主席梁建章近三个月多次疾呼发展入境游,他指出入境游和出境游相比,出境游增长非常快,而入境游基本上是停滞的状态,这跟中国实际经济实力的发展不相称。

梁建章透露,国际权威机构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国际旅游收入仅400亿美元,而第一名美国的国际旅游收入是2000多亿美元,是我国五倍有余。即使与亚太国家相比,泰国国际旅游收入为600多亿美元,日本也有400多亿美元,澳大利亚紧随其后,中国在亚太地区排名甚至无法进入前三。

  “入境游的地位跟中国大国的地位极不相称,而且最近几年有恶化的趋势。”梁建章认为,入境游的低迷对中国经济未来是非常大的隐患,也是最大的软肋之一。

  梁建章指出入境游应该有1000亿到2000亿美元的增量空间,这个数字相当于1%到2%左右的GDP。从外汇收入的角度来看,如果能增加1000亿到2000亿美元,我国贸易顺差会增加30%到60%,不仅增加一大笔外汇收入,也能对贸易改善裨益良多。

  梁建章等人的呼吁已获得旅游业的普遍重视,记者注意到,近期多个旅游研讨会都开始聚焦入境旅游,中国旅游研究院、世界旅游联盟、谷歌、携程等也相继发布了有关入境游方面的研究报告。

  政府方面则持续出台提振入境旅游发展的相关政策。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全域旅游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制定客源市场开发规划和工作计划,切实做好入境旅游营销”。2019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进一步激发文化和旅游消费潜力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完善入境旅游环境。统一入境旅游宣传推介平台,提供多语种服务,完善入境旅游移动支付解决方案等内容。

  刘祥艳认为,国家层面对入境旅游发展的促进政策更加系统,更关注微观层面入境游客需求的满足,不仅涉及目的地营销,也包括入境游客在华旅游便利性的提升。她还积极评价在促进入境游发展的过程中,国家及地方政府在签证放宽、购物退税政策实施、出入境证件便利化应用、入境旅游服务商奖励政策等方面不断探索创新,出台相应政策。

  入境游回春

  政策的发力带动入境游市场渐渐回暖。

  “总体判断是(入境游)正在进入恢复增长的新通道,但基础尚不稳固,2020年值得期待但也充满挑战。”戴斌对入境游做了如此判断。

  他的信心,来自监测到一系列的数据。

  11月27日,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了最新一期《中国入境旅游发展报告》,报告指出,中国入境游进入稳步增长通道,入境游市场规模保持稳步增长,市场结构继续优化,服务品质得到游客认可。中国入境游持续发展的新动能正在聚集。

  刘祥艳正是该报告的主笔,她向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道,从2015年以来,中国入境游持续稳定增长。2018年,中国接待入境游客1.41亿人次,同比增长1.2%。入境过夜市场和外国人入境市场规模同样保持稳步扩大。2018年,中国接待入境过夜游客6290万人次,外国游客3054万人次,分别增长3.6%和4.7%,高于入境游总人数的增速。

  在入境旅游人数不断增长的同时,入境旅游收入也保持比较稳步的增长,2018年我国入境旅游收入实现1271亿美元。2019年中国入境游将继续保持增长,入境游收入有望突破1300亿美元。

  1271亿美元与前文梁建章所引用的400亿美元有出入,刘祥艳解释称梁建章的数据是直接根据国际收支平衡表得到的,这一计算并没有考虑大量持内地银行卡的港澳高频游客在内地的花费,超两千万搭乘我国航空公司航班入境游客的机票支出,以及补充抽样调查时遗漏的停时3个月至1年游客花费,补充这些入境游客花费后,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重新估算2018年的国际旅游收入为1271亿美元,同比增长3.0%。

  大数据波动背后,是每个个体企业的起伏。从事入境游20年的梁耀锋对此体会颇深。梁耀锋是国华假日旅行社总经理,他的旅行社主要目标市场是印度,1999年他机缘巧合下开始涉足印度来华旅游业务。

  “开始做的时候大约一年两三百人,按照很传统方式参加旅游交易会拓展客源。”梁耀锋介绍称,随着印度经济的起飞和中印交往的扩大,国华假日接待人数从几百人到几千人,从2015年开始每年在10000人以上,2019年估计超过12000人,营业额约1500万美元。虽然印度是个小市场,可增长潜力很可观。

  入境旅游报告显示,亚洲其实是中国最主要的客源市场,占外国人入境市场的比重60%左右,其次才是欧洲和北美市场,占比分别为20%和10%。刘祥艳指出,目前中国主要的入境游客源国包括缅甸、越南、韩国、日本、美国、俄罗斯、蒙古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印度、加拿大、泰国和澳大利亚。“我们的近邻远比欧美旅客对我们更感兴趣。”

  回春路上有寒峭

  戴斌在呼吁业界对入境游多加信心的同时,也提醒入境旅游市场依然面临许多的未知和考验。

  实际上我国发展入境游依旧有诸多阻碍。以目前增长迅猛的印度入境游客为例,梁耀锋的旅行社每年能接待一万多印度游客,整个中国市场一年能吸引来90万印度游客,可这个数据放在印度2018年出境游高达2858万人次的盘子里,真就不算出彩了。

  梁耀锋向记者表示,限制印度游客增长的第一个原因是签证便利性不太好,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签证处在旺季人手不足时,会按配额制给旅行社发放签证。“这是一个很小的案例,却会让人感觉到来中国不是非常受欢迎,因为签证卡在那里。”梁耀锋认为我国旅游在海外推广时应该传递友好中国的形象,签证便利化便是一种欢迎之意。

  另一个原因是与中印双方的航班运力严重不足有关。据梁耀锋透露,由于中印之间人员交流的不匹配,从中国飞印度的人远多于从印度来中国的人。因此按照中印两国协议,两国航空公司每周互飞42个航班,如今中国航司早就飞满了,印度却严重没飞满,目前每周只飞了20个航班,所以中国航空公司有运力想增加新航班也增加不了。

  直飞运力的不足严重限制了人员的交流,导致旅行社接待的很多印度游客是从曼谷、新加坡、吉隆坡,甚至首尔转机来到中国,遥远的绕路间接阻挡了部分客流来华。

  他还特意指出,如今在线教育等行业和中企走出去等原因,很多外语人才可选众多高薪职位,已经不那么乐意从事入境游,入境游人才的流失也是这一行业发展面临的巨大挑战。

  梁建章也认为,中国的旅游形象概念模糊,缺乏统一定位、标识和口号。另一方面存在签证不便、支付不便等问题,加之不安全、污染、威胁论等不实报道使得中国在国际上缺乏吸引力。为发展入境游市场,梁建章建议政府发力打造统一旅游形象,用世界语言传播中国形象,展现中国和平、友好的一面,让全世界的人了解“Friendly  China”。同时尽快提升签证便利度,对发达国家短期旅游者免签或网签。降低海外漫游资费、放开部分涉外、高星级酒店WIFI的网络管制。发展外国银行卡的移动支付等便利措施。

  戴斌也指出,政府应进一步加强入境旅游的政策协调和机制创新,为入境游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他注意到近期中央深改组开会专门提到改革措施衔接的问题,说明中央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因此有关退税、签证、漫游资费等问题突破或指日可待。

  除了中央政府的作为,更重要是要发挥地方政府与市场主体在入境旅游振兴上的积极性。戴斌认为应该在一些领域进行大胆试点,比如外商投资旅行社经营试点,又比如导游独立执业等,并期待在新一轮机构改革中能组建专业化的旅游推广机构等。